天津生活资讯网_天津在线_天津新闻网_天津生活资讯,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天津生活资讯网_天津在线_天津新闻网_天津生活资讯

热门关键词: as  test  xxx  as--  www.ymwears.cn

N号房事件究竟是什么?N个房间什么意思?韩国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4-07
摘要:「N号房事件」是发生在韩国恶性集体性犯罪,案犯们冒充威逼利诱受害者们拍摄裸照再用这些照片威胁受害者,对受害者实施性犯罪,还将犯罪过程拍摄下来发布到了会员收费制的聊天

  「N号房事件」是发生在韩国恶性集体性犯罪,案犯们冒充威逼利诱受害者们拍摄裸照再用这些照片威胁受害者,对受害者实施性犯罪,还将犯罪过程拍摄下来发布到了会员收费制的聊天群。聊天群涉及会员数达 26 万。

  起初N号房引起注意,是因为韩国“胜利案”等几起大案的发生,一位记者想要对“性剥削文化”进行采访。

  没有了犯罪的土壤的网络看起来风平浪静,可事实上那些躲在暗处的恶魔并没有销声匿迹,反而找到了更加隐蔽的温床。

  就在取材过程中,记者发现了通往“阅后即焚APP”Telegram的入口,并顺藤摸瓜找到了潜藏已久的“N号房”

  所谓的N号房,大致可以理解为聊天群组,每一个聊天群组就是一个“房”,每一个“房”都会有“房主”。

  最开始是由一个名叫godgod的人成立并且负责运营,作为房主,godgod先后开设了1-8个“房”。

  在这些房间当中,godgod开始肆无忌惮的分享违法内容,初期上传的内容包括影像、熟人、甚至还有儿童影像、婴幼儿影像等等。

  可由于Telegram阅后即焚的隐蔽性和N号房成员越来越多,godgod开始不满足于上传视频。

  他不但将整个房间的内容规模化,将被的女性们打上女、女教师、女中学生标签,还开始热衷于“制造奴隶”,他有着一套针对未成年少女的的犯罪流程。

  如同现在的网络一样,这些少女会在SNS上收到一个“冒充”发来的消息,内容大概是“发现你的照片正在被当做A片转发”。

  看到类似消息的女性们毫无防备的点开,才发现这个链接只是一个黑客程序,可这时已经晚了,通过链接,女性们的相关信息全部被盗取。

  有的假扮恐吓对方“散布淫秽信息”,有的窃取少女们的真实信息后提出要求让其成为自己的奴隶,一旦拒绝,就会把这些照片公布出去。

  那些一步步踩进隶陷阱的少女们,拍摄尺度也越来越大,她们有的被要求在身上刻字、有的被指示学“狗吠”、吃粪便

  如果说godgod在“制造奴隶”,那么Watch man显然是将犯罪升级,不满足于线上影像和指令,侵害逐渐发展到了线下。

  调查期间,记者亲眼目睹了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女孩子被关在房间里,之后女孩被一个陌生男子,整个过程被全程直播,此时聊天室内充斥着成员们的欢呼。

  Watchman主管的房间由第一道关卡的8个房间、2000人,发展到了7000多人,房间中内容超过3000条,绝大多都是儿童、甚至婴儿被性侵的影像。

  房间成员主动上传自己拍摄的视频,只有真正上传和参与了这些令人发指的性侵视频,才会被邀请加入最高级别的N号房。

  因为他将房间交给Watchman消失的几个月,正值韩国高考,那时各个房间的“奴隶”加起来有几十名。

  2019年,动静越来越大的N号房间开始引起警方注意,但这一切却并没有产生什么影响,在godgod和Watchman之后,N号房又来了“恶魔”博士。

  爱好猎奇的博士以“制造奴隶”为乐趣,又将手伸向了那些急需用钱的学生、成年女性

  整个过程同样一对一方式私密进行,消息阅后即焚,随后故技重施,从隐私信息开始、暴露照、按照要求拍摄的影像、直至线下遭受陌生人的和

  这期间,博士开始越来越肆无忌惮,他还开设了“付费观看”房间,借受害者们的性剥削视频牟取暴利。

  在1号房发布预告,想看完整内容就要付费进入2号房,在2号房发布预告,想看完整内容就要付费进入3号房

  为了隐藏自己的踪迹,所有支付方式也全都是“阅后即焚”,买家们通过支付比特币进入房间,博士因此获利上亿韩元。

  另外,比Watchman要求更严格:进入房间的成员要上传更多视频,因为没能主动上传视频,卧底的记者曾几次被强制退出。

  在一个总人口数约5200万人的国家里,除去女性、儿童、老人26万是一个怎样的数字不言而喻。

  这些人中,可能包括、检察官、高层人士、明星、老师、学生,同时他们也可能是某个的父亲,某个女学生的哥哥或弟弟,某位母亲的儿子他们都纵容或参与着N号房里发生的一切。

  在众多参与者中,除了刚刚被抓捕的博士以外,只有一个31岁的男性被判处了1年的有期徒刑,判处罪行是他持有上万条儿童短片,时间是去年11月。

  至于举报者,去年曾有一个男子向警方举报,但警方并未受理,之后男子成为了房主之一,卧底还是加入不得而知。

  举报不被受理,加入却只有二十六万分之一的概率被抓,而这二十六万分之一被抓概率的结果是坐牢一年这样的代价,让N号房的加入者们更不以为意。

  在调查期间会平均每天走访房间有30个左右,人数少的房间约有数千名男性参与,确认到的最大人数是两万五千多人。

  每天被上传的受害者,每个房间有数百人,最小的年仅11岁,至于这些受害者的个人信息,都是作为赠品提供的。

  截止目前,有超过数百万名愤怒的韩国民众,包括明星和各界人士联合,要求公布加入房间的26万人的个人资料。

  他们认为通信隐私的初衷是为了安全,而不是给这些人渣设置保护伞,只处罚提供服务的软件商毫无用处,如果不从源头遏制罪行,一切都会再次发生。

  有人指责愚蠢,有人认为一切都是受害者自找的,有人为此和女友争执并提出分手

  可那些N号房中伤痕累累的她们、未成年的学生、甚至还不谙世事的孩子要如何保护自己?她们做的难道还不够吗?

  法律的轻视与漏洞使得受害者们无处伸张,更不能抵抗;而男权社会对女性的物化使得加害者愈发猖狂。

  事到如今,每一个N号房中的加害者都应该被严惩,而在严惩这些人之外,N号房的问题已经不仅仅在于应该如何处罚主导N号房的人。

  比封禁N号房更难的,是如何让那些参与者知道:自己是参与犯罪的帮凶,而不是自以为的“受害者”。

  “在采访过程中对加害情况进行了无数次的确认,但考虑到第二次加害,只透露了极少的一部分。报道中提到的一些案例将N号房的残忍程度尽量减少描述为读者可以阅读的水平。”

  如今,记者的卧底行动仍在继续,就在此时此刻,N号房中的女性们仍在被侵害,而证据随时都在消失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

热门频道推荐

天津生活资讯网_天津在线_天津新闻网_天津生活资讯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