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电影 > 从石头到外星人宁浩:想再拍一部重庆的电影

从石头到外星人宁浩:想再拍一部重庆的电影

2019-01-29 17:22 来源:未知

  2019年的新年,导演宁浩来到重庆跨年。他发了一条朋友圈,“故地重游”四个字,下面配满了九张图片,都是他拍摄的渝中区罗汉寺附近的照片。现在的宁浩是著名导演、监制,执导的《心花路放》票房超过10亿,监制的《我不是药神》票房超过31亿。

  2005年,同样是在渝中区罗汉寺,宁浩拍摄完成了《疯狂的石头》。那时候的宁浩,还是一位新人导演,只拍过《香火》《绿草地》等为数不多的影片。

  在重庆拍摄的《疯狂的石头》,让宁浩从一位新人迅速成为中国最具关注度的导演,也逐渐成长为现在中国最著名的导演之一。重庆,绝对算得上是宁浩的福地。

  2005年拍完《疯狂的石头》后到2019年,宁浩只来过重庆一次;2019年才过了20多天,宁浩已经来了两次。“我很喜欢重庆,对重庆也很有感情,确实太忙了,没有机会多来。”目前,宁浩监制的一部电影正在重庆拍摄,他终于有机会经常来重庆。

  工作间隙,宁浩接受了记者的专访,聊了当年选择在重庆拍摄《疯狂的石头》的缘由,也聊了即将在春节档上映的第三部“疯狂系列”——《疯狂的外星人》。宁浩说:“我希望能够尽早回来,再拍一部山城重庆的电影!”

  记者提前几分钟到达采访地点,宁浩却早已在等候。刚一进屋,他便放下咖啡,主动起身,伸出右手和记者握手问好。

  现在的重庆,早已成为影视圈最热门的取景地,每年有上百部的电影、电视、综艺、网剧等来这里拍摄。但是在十多年前,重庆并不像现在这样受到剧组和导演的青睐。2005年,宁浩作为编剧和导演,一边写《疯狂的石头》剧本,一边到处寻找合适的拍摄地。“当时没有钱,只有去自己去过的地方选,准备从里面找一个地方来拍。”那时候宁浩从没来过重庆,重庆也压根不是他的备选地之一。

  宁浩就这样写着剧本到处溜达,他和岳小军来到大理。岳小军是《疯狂的石头》另一位编剧,也是片中小军的扮演者。在大理,宁浩和岳小军偶然认识了一位重庆女孩,不停地给他们说重庆有多好。“那个时候还很年轻,说走就走,我们就说去重庆看看。”

  已经过去快14年,宁浩对当时的重庆记忆犹新。“一来就很喜欢,到的第一天晚上吃饭时,就觉得重庆很嗨很爽,重庆人也都很豪爽。”宁浩当时住的小旅馆,就在得意世界旁边,可能条件比《疯狂的石头》里的招待所好一些,“但楼下车很多,一堵车司机们就不停地按喇叭,那场面太沸腾了。”也许这就是导演的特别之处,宁浩一点也不觉得闹,“很好,非常适合《疯狂的石头》这个故事。”

  宁浩决定在重庆拍摄《疯狂的石头》,也放弃了接下来去其他城市看景的计划。其实不仅是在重庆取景拍摄,《疯狂的石头》剧本也是在重庆创作完成的。因为朋友介绍,宁浩搬去了重庆大学后门的招待所,在那里住了下来,继续写《疯狂的石头》剧本。“写了一个多月,每天就在重庆边写边玩,在解放碑、川美、重大这些地方逛。”说到这里时宁浩笑了,双手摊开,手臂上扬,“那时候创作没有现在这么焦虑,觉得这部电影根本不会上映,没有希望,纯粹就是娱乐。”

  拍完《疯狂的石头》后,宁浩再来重庆已是2012年,在他执导的《黄金大劫案》上映时,他来到重庆宣传电影。第三次来是2019年的新年,宁浩来到重庆跨年,还去罗汉寺附近,拍了当时电影中的一些场景。

  “重庆的变化挺大的,现代化程度非常高。”宁浩望着窗外的高楼,手指着远方,似乎在寻找他记忆中的重庆。“重庆是一个特别丰富的地方,不论是视觉还是生活,都特别丰富。”在宁浩看来,电影的第一要素就是视觉,“重庆非常适合作为故事的发生地,中国很大,但像重庆这样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却不多,重庆确实是一个好的电影拍摄基地。”城市化进程让中国很多城市的面貌趋同,但宁浩却不担心重庆会出现这样的状况,“重庆人本身的性格,会让重庆的文化生生不息,重庆是很难被‘格式化’的。”

  十多年里,宁浩来重庆的次数并不多。“我很喜欢重庆,对重庆也很有感情,确实太忙了,没有机会多来。”宁浩说自己每次来都会去罗汉寺。宁浩也对重庆的电影业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重庆的外景已经足够丰富了,我觉得重庆可以建一个大的内景基地,建专业的影棚,就像美国那种的。”说到这里宁浩有些兴奋,“明年,我来琢磨琢磨这件事!”

  提到《疯狂的石头》,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刘德华。正是刘德华的慧眼识才,才让宁浩有钱完成这部电影。这不是宁浩和刘德华的第一次交集,在宁浩就读于山西电影学校时,学习画海报的宁浩画过的唯一一张海报,就是刘德华。

  真正见到刘德华,宁浩已经是完成《香火》《绿草地》等影片的新人导演,“在香港见到刘德华的时候还是特别激动,也很高兴,他的影响力太大了。”刘德华那时候参与了“亚洲新星导”计划,看了宁浩拍摄的《绿草地》,决定出资支持宁浩拍电影。据说当时愿意支持宁浩的人还有两位,出资也不少,但宁浩选择了和刘德华合作。“可能是基于刘德华在电影圈兢兢业业的表现,自己对他也多了很多信任。当然更重要的是,刘德华给了我很大的自由,我拍什么他不管,我有选材的权力。”

  2016年,以宁浩为首、集齐了13位新导演的“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正式启动,宁浩也开始扶持新导演、新电影。2018年,由宁浩投资和监制,年轻导演文牧野执导的《我不是药神》,一举拿下超过31亿元的票房,现在宁浩监制的另一部年轻导演执导的电影也正在重庆拍摄。“刚开始我选择新导演,是选跟自己聊得来的,我能够看明白他的能力,就帮助他。”经过这样的“初级阶段”,宁浩现在选择新导演标准有所改变,“我要看到他们的不同之处,看到他们的长处,只要他们能力够,我就为他们提供平台化的资源。”

  对于导演和监制这两个身份,宁浩说对于他自己来说其实没有不同。“对我来说都是拍电影,我做监制,只管剧本的选择、演员的判断等等,现场我是不会干涉导演创作的。”

  采访进行中,宁浩的老朋友、2005年曾陪着宁浩一起在重庆选景的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聂晶来“探班”,老友相见,宁浩感叹道,“你还是那么年轻,我都有白头发了,就是弄这部片子长的。”

  宁浩说的这部片子,就是春节档即将与观众见面的电影《疯狂的外星人》。这是宁浩“疯狂系列”的第三部作品,电影故事一直保密。宁浩说,还是会延续“疯狂”系列的黑色喜剧风格,讲述小人物的故事,不过有了外星人的加入。

  《疯狂的外星人》改编自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的短篇科幻小说《乡村教师》,宁浩在剧本筹备上就花了5年时间。“买了版权后,我写到版权过期了都还没完成剧本。”宁浩大笑,他非常喜欢刘慈欣的作品,“于是我又再付了一遍版权费,而且那个时候刘老师的版权费已经水涨船高了,我还是坚持按市场价又买了一次版权。”

  宁浩说其实在《疯狂的石头》过后,他就一直想拍一部科幻题材的电影。“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情结,而这个情结可能就跟你小时候认识世界的‘法门’有关。”宁浩小时候不喜欢看武侠小说,更爱看。“我记得有一套《银河列车999》的漫画,给了我很大的刺激。”从小学开始,宁浩就喜欢看《奥秘》《我们爱科学》《飞碟探索》这样的杂志,还有日本动漫、《变形金刚》等动画片,“这些给了我一个逃离现实的方式,我也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保持自己的好奇心,所以我对科幻题材一直有一种情愫。”

  黄渤曾经说过,《疯狂的外星人》是“疯狂”系列的最后一部,记者向宁浩求证,宁浩挠了挠头,重复了一遍:“最后一部?不知道。”

  《疯狂的外星人》里,宁浩、黄渤、徐峥的“铁三角”组合换人了,沈腾取代徐峥成了新的主角。这两年沈腾可谓是喜剧电影的“流量大咖”,主演的多部电影都创下了非常高的票房。“我认识沈腾很久了,幸好我们在《心花路放》中就合作过,不然要说我‘蹭流量’了。”

  宁浩和沈腾确实相识已久。在《疯狂的石头》上映后,开心麻花买了剧本的话剧版权,沈腾就是这部同名话剧的导演和主演。“话剧出来后请我去看,我觉得弄得挺好的,对沈腾也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一直就想着跟他合作一下。”宁浩笑着说,沈腾年轻时挺帅的,不是走的幽默路线,“真的,我写的作品一直和他的形象对不上,所以一直没有合作。直到《心花路放》的时候,我说不管怎么样,我们先合作一个吧。”

  《疯狂的外星人》是双男主的设定,宁浩一下子就想到了沈腾。“和徐峥相比,沈腾更多一点小市民的感觉,徐峥的感觉更偏城市中产一些,所以我就邀请沈腾来演。”宁浩透露,其实徐峥也出演了《疯狂的外星人》,“我请徐峥演外星人,他也挺像外星人的。”

  《疯狂的外星人》在2017年开机时就宣布了定档2019年春节档,是最先定档的影片,结果今年春节档一下子涌进了10多部电影,《疯狂的外星人》将面临激烈的竞争。“我也不知道以往春节档有多少部电影上映,挺热闹的,挺好。”说起来似乎很轻松,但宁浩直言,作为导演要说完全没有票房压力,也不是。“我一直处于一种半游离状态,票房有时候也要想一想,但我更在意观众看完满不满意。”

  2001年,宁浩凭学生电影《星期四,星期三》获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奖。2006年,宁浩执导电影《疯狂的石头》,获第43届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奖,同时入围金马奖最佳导演奖。2009年,宁浩执导的喜剧电影《疯狂的赛车》取得过亿的票房成绩,成为继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之后第四位迈入亿元俱乐部的内地导演。2018年,宁浩监制的电影《我不是药神》获得超过31亿元的票房。

  “我很喜欢重庆,对重庆也很有感情。重庆是一个特别丰富的地方,非常适合作为故事的发生地。中国很大,但像重庆这样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却不多,重庆人本身的性格,会让重庆的文化生生不息,重庆是很难被格式化的。我希望能够尽早回来,再拍一部山城重庆的电影!”

  宁浩:其实他们的版权就是从我这里出去的。我很喜欢刘慈欣老师的作品,我就做了他作品的代理。我希望服务于刘老师,帮助他把作品推广出去,介绍给靠谱的导演,做成好的电影,让观众们看到。

  宁浩:我觉得“五毛特效”弄出自己的特色就挺好的。没必要必须要像美国电影特效,观众想看那样的特效,去买美国电影的票看就行了。中国电影特效必须弄出中国电影的意思来,要有独特的麻辣味,要追求自身的特质。

  宁浩:这部有,以后就不太想演了。想去干点别的有意思的事情,电影以外的事情,比如画画什么的。前面跑了这么多年了,停一停也挺好的,中国不缺拍任何一种电影的导演。(记者 孔令强)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