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音乐 > 苹果重金押注“硅山”奥斯汀:创新、音乐与朝

苹果重金押注“硅山”奥斯汀:创新、音乐与朝

2019-01-30 17:35 来源:未知

  本周,苹果宣布自动驾驶部门“泰坦”(Titan)裁员200人,进行内部重组,增加人工智能部门人员。这一举动意味着,苹果正在削减自动驾驶领域的工作岗位,并增加在人工智能领域工作的人数。

  当地时间1月29日美股收盘后,苹果公司公布“史上最重要财报”。由于近期iPhone销量的持续下滑,市场普遍看淡苹果公司增长前景。

  以非常重要的中国市场为例,2018年第四季度,苹果的iPhone在中国的出货量为1090万台,同比大跌22%,这是从2017年初以来到现在最差的一个季度。

  不过,苹果CEO库克还在内部讲线亿元人民币)的奥斯汀(得克萨斯州首府)新园区的建设计划将不会搁置。

  显然,这份“史上最重要财报”大概率不会好看。根据华尔街研究机构伯恩斯坦(Bernstein)预测,苹果当季业绩表现将“非常疲弱”,收入下滑将多达15%。

  伯恩斯坦苹果头号分析师萨克纳西(Toni Sacconaghi)表示,苹果财报中有几点值得注意,首先是苹果对iPhone的换机周期做出的指引;第二是中国市场以及近期的疲弱是什么因素导致的,周期性的还是结构性的,甚或是民族主义因素;第三是iPhone在除了中国市场以外的市场表现,因为苹果在第一季度的下滑中,中国因素仅占到其中的一半;第四是苹果将首次公布服务业务的利润率,预计将在65%左右。

  作为中国头部厂商里唯一的国际品牌,苹果在中国区的出货量已连续第三年下跌。根据第三方市场研究机构科纳仕咨询(Canalys)最新报告,2018年iPhone在中国地区的出货量下跌超过13%,市场占有率维持在9%,在头部厂商里出货表现最差。

  Canalys分析师贾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苹果需要重新审视其iPhone的中国策略,尤其是急需针对国内高端用户在购买行为上的变化来采取更加切合当地消费者的走向市场(GTM)方式,从而增强苹果手机高端化的认同感。中国市场对于苹果所有产品线战略地位将会愈加重要,这是无法逆转的趋势。”

  此外,贾沫认为,随着苹果对其服务业务的发展赋予更高的期待,在中国区,苹果急需要寻找到维持iOS硬件市场存量的方法,否则将对这一业务在中国未来市场的发展蒙上阴霾。

  苹果中意的奥斯汀,熟悉的人并不多。地处美国西南部的得克萨斯州被称作“孤星之州”,去过的人对那里的第一印象是蛮荒的西部世界,甚至气氛会有些“怪怪的”。当飞机准备降落在得州首府奥斯汀时,俯瞰这座城市你会发现,那里几乎是一片平地,没有几幢高楼。

  但近年来,奥斯汀却吸引了包括苹果、亚马逊、谷歌等众多科技巨头前往投资。这不仅因为奥斯汀历史的“高科技基因”,而且政府也在积极通过大手笔的补贴拉拢科技巨头。最新消息称,如果苹果在奥斯汀的新园区投资项目能够超过10亿美元,那么苹果将得到比原先预计的1600万美元翻番的补贴,这相当于整个投资项目的3%。

  小城奥斯汀为何有如此大的魔力吸引大批科技公司不远千里驻扎?这背后更深层的原因,绝不是因为仅有低廉的税率和高额的补贴,还有著名的高等学府和顶尖的科研综合实力。

  在奥斯汀待过的人都知道,得州民风淳朴彪悍,和中国的大西北那样,烤肉牛排大盘盛,年轻的姑娘踩着皮靴开着皮卡, 满大街的老老少少穿着大裤衩和人字拖,随处可见喝着啤酒吃着BBQ的彪形大汉。

  这里还是世界现场音乐之都。如果你在市区稍微转几圈,就会发现最多的就是酒吧和现场乐队表演。奥斯汀每年3月都举办的享誉盛名的西南偏南(SXSW)娱乐和高科技结合的盛会,持续两周。著名的Airbnb和Twitter就是在SXSW上一战成名的。

  奥斯汀当地人、Uber司机帕特里克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每到SXSW大会举办期间,所有的人都近乎疯狂。别看现在挺安静的道路,到那时整个城市都沸腾了,拥堵严重时让人寸步难行。但我们已经非常习惯于这一切了,这就是奥斯汀的一部分。”

  来自硅谷圣克拉拉的通讯科技公司Avaya每年都会选择美国不同的城市举办自己的Engage技术峰会,今年Avaya把峰会地点定在奥斯汀。Avaya首席执行官奇里科(Jim Chirico)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奥斯汀这座城市的文化与我们公司想要塑造的形象非常相符。我们正在重新定义技术,在这里你能感受到一股朝气扑面而来。”

  由于土地价格和房价远低于硅谷,近年来奥斯汀吸引了大批高科技人才和企业,成为知名的高新技术中心,因此奥斯汀也被称作“硅山”(Silicon Hill)。

  自20世纪后半叶起,奥斯汀就在半导体和计算机产业方面开始快速发展,是半导体公司飞思卡尔Freescale(后与恩智浦NXP合并)、电脑公司戴尔的总部所在地。IBM、苹果、谷歌、英特尔、思科、3M、eBay等也在当地设有分部。

  资深软件工程师迈克十年前从迈阿密搬到奥斯汀,在当地效力于IBM。在谈到为何会选择奥斯汀作为自己定居的城市,迈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也曾想过去硅谷发展,但是硅谷的生活成本比奥斯汀要高很多,尽管那里的工资也高,但奥斯汀的性价比更高。”迈克介绍说,IBM在奥斯汀当地拥有好几千人的员工规模。

  长期以来,得州经济一直是全美顶尖的,这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当地有丰富的石油资源。得州人口3000万,地域广阔,2017年的地区生产总值(GDP)却达1.7万亿美元,总量排名全美第二, 与俄罗斯相当;增长率多年排名全美第一。

  不仅经济强劲,得州还是全美艺术,科技综合实力排名顶尖的州。当地的大学是为企业输送尖端人才的重要“储备库”,常年排行美国最适宜创业城市前列。这里有全美最优秀的公立大学之一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UT Austin),与哈佛、耶鲁齐名为全球最富有的三座大学。

  根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最新公布的全美大学的最新排名,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在得州排名第二,全美第49位,毕业率83%;得州排名第一的是休斯顿的莱斯大学(Rice),全美排名第16位,六年毕业率为92%。

  当地政府给科技公司落户提供非常优惠的税收补贴政策,美国科技巨头苹果、亚马逊、谷歌、Facebook纷纷在这里持续扩张。

  去年获得微软领投500万美元A轮融资的软件公司Cerebri就是在奥斯汀诞生的。Cerebri的创始人贝朗格(Jean Belanger)非常有意思,他在60多岁的时候创立了这家公司,他的上一个创业项目在1999年的时候被摩托罗拉收购了。本该安享天伦之乐的他并没有停下创业的脚步,目前仍然保持每周六天的工作习惯。他表示创业是自己主动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而且在奥斯汀的创业氛围很好,所有他准备继续在创业的道路上走下去,哪怕到90岁。在他看来,年纪大是创业的特点,而绝非缺点。

  由于大量高新企业和初创公司聚集,奥斯汀还是得州风险资本的集中地,覆盖从种子到A轮的各类投资机构。华创资本工作的投资人王瀚曾在得州生活,他介绍说,整个得州的风投都偏向投资早期而非成长期的初创企业,存在不少中后期好案子投资机会;而且得州经济强劲, 存在大量A轮及A轮之前的初创企业;相比风投极度集中的硅谷, 得州的资本和初创比例更加合理,更容易找到更多估值偏低的优秀企业。

  “如果现在在美国投资的话,我只会选择去硅谷或者奥斯汀这两个地方。”一位资深风投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按照计划,奥斯汀新园区建成后,苹果在当地将扩招5000名员工,这些岗位包括工程师、研发、运营、财务、销售和客户支持等。目前,奥斯汀是苹果公司在加州库比提诺(Cupertino)总部以外拥有最大员工规模的园区,6200名员工在那里工作生活。

  根据苹果公司最新发布的消息,2018年苹果公司向9000家零部件供应商支出超过600亿美元,比2017年增加10%。苹果的主要供应商包括美国康宁公司、博通公司以及Qorvo等。

  苹果公司还称,2018年支持了45万个就业岗位,自2011年以来,公司总共支持了超过200万个就业岗位。苹果还宣布将斥资3500亿美元(约合2.36万亿元人民币)在美国创造更多就业。

编辑:admin